好习惯无法培养,坏习惯只因匮乏爱
书店裡有一大堆的励志书都在告诉你「习惯决定人生的成败」,鼓动你掏钱买书,按照书中介绍的一套方法来训练自己。但是,我要告诉你的是:真正的好习惯其实无法靠训练养成。

「习惯」这个词被宣传得过多,以至于现在一提到坏习惯,家长就特别紧张;一提到好习惯,就想拿来训练孩子。我们很少问自己:究竟为什麽要培养好习惯?大家都认为应该如此的事,就是毋庸置疑的真理吗?

有的家长可能会说:「养成好习惯,孩子将来的生活才能幸福。」那好,既然根本目的是希望孩子拥有幸福的人生,我们就用苏格拉底的精神,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。
1. 训练出来的好习惯必然能带来幸福的人生吗?
2. 好习惯如何形成?
3. 坏习惯如何形成?

《好妈妈胜过好老师》的作者尹建莉女士在微博中提到这样一个问题:週末,两个初中生各自在家玩电脑,午饭摆上了桌都不愿意下线。一位妈妈叫了孩子两次,见孩子不愿放手,愉快地把饭碗端过去,让孩子一边玩一边吃,不跟孩子闹彆扭;另一位妈妈也叫了孩子两次,见孩子不愿放手,就不再吭声,自己吃完饭后收拾桌子,把剩下的饭菜都倒进垃圾桶,惩罚孩子,不给他饭吃。大家觉得哪个方法好?

这真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话题。一些家长像训练动物一样训练孩子,透过惩罚、给脸色等让孩子知道界限,不养成坏习惯。就好比狗尿到地板上,主人就罚它少吃一顿饭,这样它就不会养成在地板上尿尿的坏习惯了。这种行为主义训练法的核心理念是:人跟电脑程式没什麽两样,你允许他边吃边玩,他就会永远边吃边玩,永远不懂得按时专心吃饭;你要求他吃饭时必须放下游戏,他就学会了专心吃饭,从此养成「好习惯」。按照这一套逻辑,如果给孩子完全的自由,他就会一事无成,甚至杀人放火。在很多家长心目中,理想的孩子不是一个独立丰富的精神存在,而是机器人。

有充足的爱,好习惯自然呈现
孩子究竟是如何学习成长的?除了行为主义,几乎各心理学流派都研究出同一个结果:孩子透过内化与抚育者的情感关係来学习成长。所谓的「人格」,就是孩子与父母的各种情感关係内化到心裡,形成以后的性格,决定一生的命运。

如果妈妈内心是有觉知、轻鬆自在的,那麽不管是把饭菜端给孩子还是倒掉,都很好;如果妈妈压抑内心的怨恨,无论怎麽做,孩子都会难受。

内化到孩子心裡的,不是父母的行为,而是和父母的情感关係。妈妈真实自然,孩子也能学会灵活自在的爱──将来碰到自己的爱人忙于工作,或者打游戏正玩得开心,可能会劝爱人放下工作休息一会儿,好好吃顿饭;也可能把饭菜端给爱人,甚至甜甜蜜蜜地喂上两口,而不是执着于「必须按时专心吃饭的好习惯」,和爱人闹彆扭。大多数夫妻情感破裂,都不是什麽原则性问题导致的,只不过是各自认为的「正确习惯」不同而已。

我们之所以认为「正确」非常重要、不容置疑,是因为童年时只有符合父母所认为的「正确方式」时,父母才能接受我们。这背后,是深深的恐惧。现在,我们成了父母,出于无意识的恐惧,也拚命把「正确」灌输给孩子,生怕因为自己管教不当而让孩子不够优秀。这其实并不是孩子的需要,而是我们无意识的轮迴。

得到爱和支持,没有被父母训练过一定要按照「正确行为」生活的孩子,会发展出真正的智慧。这样的人在面对大家都觉得难处理的矛盾时,常常会有出人意料的灵活解决方案。智慧,是健康心灵自然的表达。

如果训练孩子好习惯的过程没有爱的流动,没有轻鬆愉快,必然带来反弹。

我对此深有体会。我和妈妈因为收拾房间的问题吵了十几年,妈妈每天都充满怨气地要求我收拾,我却不知道为什麽,就是喜欢乱放。后来,我学习心理学,开始包容自己,允许自己所有的行为习惯。自从有了自己的房子,乱了半年之后,我开始喜欢上收拾,把家裡佈置得井井有条,温馨又方便。有时候去朋友家住,即使对方家裡很乱,我也不觉得有问题。为什麽没有了要求和训练,我反而喜欢上秩序了呢?因为秩序和所有美德一样,都是人类的本心,只要内心不被外在的要求割裂,美好的品质自然会呈现,而且不会变成教条。

所以,若有充足的爱流动,孩子的好习惯也会自然呈现,无须训练。真正美好的品格,是得到充足的爱和允许之后,灵魂自发、自然的选择。比如独立,每个生命都带着自己的使命降临,妈妈经常积极回应婴儿,尽力满足,婴儿可以全然地依恋妈妈,长大后自然信心满满,昂首挺胸地探索世界,完成自己灵魂的使命。这时候父母就算硬要帮忙,孩子还会嫌被妨碍呢!相反,从小训练孩子独立,让他不依赖父母,他可能一辈子卡在无助和不安当中,总在寻找依恋、满足,没有能量去自我实现。比如宽容,婴儿都有攻击性,如果在婴儿攻击妈妈时,妈妈能宽容地抱着他,他就会感受到攻击是可以的,「有攻击性的我」也是值得被爱的,那麽长大后自然能做到对别人宽容友善,同时有力量捍卫自己。再比如合理要求,经常被及时满足的孩子,心中对「得到」很有确定感,不会因为「得不到」的恐惧,歇斯底里地要求立刻兑现。这样的孩子越长大,越能安然地等待合适时机,提出合理要求。

任何顽固的坏习惯都是在呼唤爱
父母经常担心自己的坏习惯会被孩子学去。比如爸爸妈妈的感情基础很差,爸爸又酗酒,妈妈忍不住教育儿子:「你爸爸是个溷蛋,你千万不能学他。」儿子小时候很乖,滴酒不沾,但长大结婚后却突然酗起酒来,甚至打老婆。这样的个案,我们碰到过不少。每个孩子都本能地渴望在情感上接受父母,如果意识上不被允许,潜意识就会补偿。潜意识是支配行为的,所以变成了行为上认同爸爸,以弥补情感上无法认同他的缺憾。

欧巴马的爸爸就是一个「溷蛋」,抛妻弃子,妈妈靠救济金独自养活儿子,但她从不对儿子说「你爸爸不是东西,抛弃我们,你绝对不能爱他」,相反,她一直告诉欧巴马:「你爸爸是非洲的王子,歌唱得特别好,非常有才华。」妈妈鼓励欧巴马认同爸爸,欧巴马果然成了很有男人味的「国王」,国事再忙,他也没有缺席过孩子的家长会。

父母无须完美,每个父母都有坏习惯,之所以成为今天的样子,有自己的原因,并愿意为此负责,这并不影响和孩子彼此尊重、相爱。酗酒的爸爸也可以很爱孩子,如果妈妈鼓励孩子接纳这样的爸爸,孩子就会获得一种感觉:「缺点再大的人也会爱我,也值得我尊重。」这样的孩子将收穫广阔而灵活的人际关係。

所以,行为有缺陷,看法有不同,都没有关係,关键是要给孩子信心—无论如何,爱都存在。

那麽,坏习惯是如何形成的?有些家长担心孩子沉溺网路游戏,觉得要是现在不管他,他将来一定会沉溺其中,一事无成。我自己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曾疯狂地爱上电子游戏,那时,妈妈从来不制止我,爸爸甚至还主动拉我比赛。就这样沉溺了一年,我的成绩从班裡第一名往后掉,父母居然也不担心,还是兴致盎然地陪我玩,直到我们全家人都玩够了。我充分体验过打游戏的快乐,感到很满足,后来到了中学、大学,对同学们都玩的网路游戏反而不怎麽痴迷,偶尔玩一下,拿得起放得下。

所有顽固的坏习惯背后,都是爱匮乏的痛苦呐喊。那些真正长期沉溺于游戏,以致影响到正常生活和工作的人,缺乏从现实人际交往中收穫快乐的能力,而游戏正好能带给他们掌控感和虚拟的社交。真实的世界其实远比虚拟世界有趣,但为什麽有的人就是不敢进入真实世界呢?从婴儿时期开始,妈妈就是婴儿的整个世界,如果婴儿能被妈妈看见,他就能拥抱整个世界,长大后敢于体验真实的生活。但若从小严重匮乏爱和关注,在现实世界中又不断重复体验到挫折,他就会越来越退缩,最后缩进安全的网路世界不出来。

道理本是为维护感受而生的。我们的真实感受总是被各种心理防御机制包裹着,乾枯地活在头脑中,所以需要学习心理学,认识这些防御机制,最终目的是让感受自由流动。心理学道理是用来进行自我认识的,若拿来要求自己和别人的行为,则会本末倒置,又成了另一种防御。比如夫妻吵架,妻子说:「我今天很难受,所以脾气大了点。」学心理学的丈夫说:「你要对自己的情绪负责,不能跟我发脾气。」这个说法和「没看见我正忙着赚钱养家吗?别烦我」的本质是一样的,只是披上了心理学的外衣,听上去似乎更正确些。但无论说法多正确,问题在于爱的流动被切断了,所以这个说法本身又变成了另一种防御──防御我们体验当下的真实情感──让我们又一次从感受中逃跑了。

所有学科、道理都只是个说法,我们要学习正确的方法,也要学会放下,真实勇敢地投入生活,让爱流动。